• 我为抗战英雄点赞
敬业故事

60后班主任的故事
10敬业故事60后班主任的故事
70后班主任的故事
11敬业故事70后班主任的故事
80后班主任的故事
43敬业故事80后班主任的故事

70-9 爱的协奏曲

徐新军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12.12    点击数:16105    
【曹老师现场点评】 
“你幸福吗?”如果用这个问题来问我们班主任,我想能开心地给出肯定回答的人并不是很多,因为在实际工作中,忙碌的班主任工作特别是后进生的转化工作会大大降低班主任的幸福指数。徐新军老师刚接手做班主任就要面对曾因辱骂老师而受过严重处分的晓美同学,但在与令人头疼的晓美接触过程中,他却找到了班主任工作的职业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与幸福。我们在对后进生的教育转化过程中,怎样才能感受到快乐与幸福呢?请看徐老师《爱的协奏曲》故事吧。
 
9月1日的知了依然不知疲倦地在枝头鸣叫。
 
我没想到,刚接手高二艺术班,就收到学生处的一份通知:班上有一名刁蛮女生名叫晓美,因上学期末辱骂老师,被学校给予开除学籍、留校察看的处分。并要求我尽快通报这个学生,谈谈心,如果可以挽救,尽量给她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毕竟学校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
 
收到这个头疼的学生,我的心中顿时泛起了一阵涟漪:晓美究竟是怎样刁蛮的一个女生?
 
开学之初,事情总是很多。我领着学生从安顿住宿、打扫课室、领发教材到举行班会、开始上课……忙得不亦乐乎。几天后,我才找到空闲时间,叫晓美到我的办公室来。
 
晓美默默地跟在我的后面,她在学校里主修舞蹈专业,长得很漂亮,具有典型的南方女孩的精致,腮凝新荔,高挑身材,一头长长的黑发几乎齐腰,用红头绳简单地系成马尾,两只大眼睛流露出毫不在意的眼神。她怎么会是一个极其刁蛮的女孩?
 
我的办公室在三楼东面,隔窗依然可见高大的芒果树随风轻拂。我让她坐在我的办公桌旁边,随口询问了一些她开学后的感受。她简单地回答:“很好啊。”我说:“学校有一份通报要我传达给你。”然后就把那份处分通知书递给她。
 
晓美看着通报,脸色由白变红,眼神由随意变得非常生气。
 
她大声说:“以前那个班主任很变态,总是和我过不去,经常向我父母投诉。我恨死他了。”
 
我严肃地说:“你和以前老师发生的事情我不是很了解,但我们的相处可以重新开始。如果你以后做得好,我会向学校申请撤销处分。”
 
晓美睁大眼睛瞪着我。
 
我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告诉她:“学校的处分我没有办法改变,也许还要请家长到校协助教育。”
 
晓美看我好像没有回旋的余地,就以沉默应对。
 
我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重新开始。我希望你是一个好学生!”说完,我让她回去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去做。
 
在我们学校,班主任每天早读都要到班上去。一是清点人数,看看学生是否到齐;二是督促学习,帮助树立良好的班风。
 
一天清晨,天空中飘洒着蒙蒙的秋雨,天气显得格外阴凉。我快步走向课室,隔着很远,就已经听到班上的琅琅读书声。临近窗户时,却意外地看见科代表正在和一个学生——晓美发生争执。
 
科代表告诉我:“其他同学都在按要求读书,只有晓美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好像在睡觉。”
 
我把晓美叫到课室的外面,询问她事情的原委。
 
晓美满不在乎地说:“我有读书啊,是科代表冤枉我。”
 
我说:“晓美,我们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如果别人是在提醒你,帮助你,你就应该说声‘谢谢’。不管别人有没有冤枉你,都不必太计较,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不服从管理,我们班不就成了一盘散沙,还怎么早读呀?”
 
晓美看我滔滔不绝的样子,就又以沉默应对。
 
根据晓美的表现,我决定到她的家里去家访,和她的父母进行一次face to face的沟通,以便于更进一步了解晓美的内心世界。到她家里以后,晓美的父母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倒是晓美用疑虑的眼光看了我一眼就躲进她的闺房。
 
晓美的家其实很宽敞,布置也很豪华,在沿海地区应该算是比较富裕的家庭。晓美的父母告诉我,晓美还有三个姐姐,有的参加工作了,有的还在读大学。只有晓美最小,在家里很娇惯,什么事大家都顺着她,所以她的脾气有些刁蛮。在小学、初中的学校里,老师都经常向晓美的父母打电话投诉晓美的不良行为。所以,晓美对以前的学校都很反感,对曾经的老师都很抵触。我对晓美的父母讲:“其实,晓美也有很多优点的,比如刚刚举行的校园广播操创意大赛上,我们班获得最佳创意奖,其中的舞蹈动作都是晓美设计的。”
 
也许晓美的性格中,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或者说内心有些敏感,稍微受到一点批评,就会马上反弹,好像刺猬一样,感到危险时,就浑身立刻树起毛刺,随时准备保护自己。我们学校每个老师都要值周,值周时每天早上都要在校门口迎接学生,检查学生的礼仪情况。曾经有几个老师和学校领导对我说:“你们班的晓美同学呀,早上进校门从来不叫‘老师好’,而且眼神特别冷漠,好像把老师当成仇人一样。”按照心理学的原理,可能晓美的心里以前确实受了很多“苦”,以至于她现在无法感受到师生之间相互关心的温情。
 
我又把晓美叫到办公室,详细地讲解学校“微笑招呼‘诚’一点”的《学生成长十字箴言》,并向她提要求,如果见到师长能够微笑地打招呼,我可以给她单独加德育量化分。晓美不置可否。
 
接下来,在我凡是遇见有晓美的时候,我都有意主动向晓美打招呼,虽然晓美基本没有主动先招呼我,但我能感觉到晓美看我的眼神慢慢地由生冷变得生动起来。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关爱之心,是可以传染的。没过多久,有个老师对我说:“晓美居然主动向我打招呼了。”听到这个消息,我迅速找到晓美,告诉她有位老师对她的表扬,并给她加德育分。晓美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我说:“晓美,其实你笑起来非常可爱,也非常漂亮。”
 
晓美心态的真正转变,是源于另外一个突发事件。
 
那是临近期末的一个晚修,学生都在课室紧张复习,窗外一片漆黑,寒风偶尔袭来,透过门窗发出呼啸的声音。当时,我正在办公室批改作业,突然一个女生找到我说:“老师,晓美药物过敏,脸部都虚肿了,校医建议马上到医院治疗。”
 
我吃了一惊,立即说:“你赶快带晓美到校门口,我现在就去开车。”
 
在校门口见到晓美时,她戴着口罩,只露出双眼,但依然可见眼睑的虚肿。寒风夹杂着雨点敲打着车窗,给人一种寒意逼人的感觉。我向晓美询问了一些生病的情况,安慰她并鼓励她积极治疗。晓美只是点头。
 
到医院后,求医的人们依然穿梭不绝。我帮助晓美挂号、找医生、帮她缴费拿药、带她去做皮试打点滴……打点滴时,我又到饮水机处给晓美倒了一杯温水。晓美接过水杯,轻轻地说了声:“谢谢老师!”我说:“别客气,这是老师应该做的。”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妻子打过来的,说家里有事,要我马上回家。我说:“有学生病了,我送到医院治疗,等看好病把学生送回学校后我再回家。”晓美听见了,对我说:“老师,您先回去吧,等打完针我自己回校。”我说:“晓美,打完了针,还要观察一下你的情况,结果怎样还不清楚,我不放心呀。你现在生病了,天大的事也没有你重要。再说,回校的路上,你一个女生也不安全,还是我送你回校吧。”晓美听我说了,就没有再提出异议,只是沉默。但是,我能感觉到她那口罩背后非常感激的眼神和隐隐闪烁的泪花。
 
一个星期以后,晓美很有礼貌地来到办公室,面带羞涩的微笑,请老师们吃水果,并把我帮她垫付的医药费还给我。我看见窗外阳光下芒果树的枝叶随风摇曳,似乎送来缕缕馨香,仿佛从清晨遥远的课室里传来的悠扬婉转的“歌”声……
 
班主任感言
教育需要耐心等待,等待花开!
 
(源自:《班主任工作“第一现场”与“理论串烧”》 · 曹永浩 · 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
cialis discount read cialis price online
coupons for cialis printable read cialis coupon 2015
quetiapine wiki site quetiapine overdosis
quetiapine wiki quetiapine quetiapine overdo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