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为抗战英雄点赞
浩歌亲恩

浩歌亲恩
175浩歌亲恩浩歌亲恩
诵一诵,做一做
176浩歌亲恩诵一诵,做一做
看一看,说一说
177浩歌亲恩看一看,说一说

老舍:我的母亲

摘自《浩歌亲恩》(曹永浩编著 广东教育出版社出版)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05.10    点击数:4312    

【导读】
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中国饮誉世界的小说家、戏剧家,文化巨匠、语言艺术大师。作品《骆驼祥子》《四世同堂》《茶馆》等家喻户晓。《我的母亲》是一篇质朴无华、情真意切回忆母爱的散文,体现了母亲对子女的舐犊之情,子女对母亲的感激、怀念和赞颂之情。老舍描述了母亲的性格,她勤劳、热心、疼爱儿女。母亲给他的是“生命的教育”。

我的母亲

老舍

生我的时候,母亲已有四十一岁。我一岁半时,父亲死了。几个孩子,全仗母亲独力抚养。为我们的衣食,母亲要给人家洗衣服、缝补或裁缝衣裳。在我的记忆中,她的手终年是鲜红微肿的。白天,她洗衣服,都要洗两大盆。她做事永远丝毫也不敷衍,就是屠户们送来的黑如铁的布袜,她也给洗得雪白。她终年没有休息,可是在忙碌中她还把院子屋中收拾得清清爽爽。父亲遗留下的几盆石榴与夹竹桃,永远会得到应有的浇灌与爱护,年年夏天开许多花。从母亲这里,我学得了爱花,爱清洁,守秩序。这些习惯至今还被我保存着。

母亲并不软弱。父亲死在庚子闹“拳”那一年。联军入城,铺店关门,昼夜响着枪炮。可是,在这种时候,她不慌不哭,从无办法中想出办法来,渡过难关。从私塾到小学、到中学,我经历过起码有二十位教师,但是我真正的教师,把性格传给我的,是我的母亲。母亲并不识字,她给我的是生命的教育。


当我由师范毕业,而被派为小学校校长,母亲与我都一夜不曾合眼。我只说了句:“以后,您可以歇一歇了!”她的回答只有一串串的眼泪。后来,抗战爆发,战争年月,母亲怎样想念我,我可以想象得到,可是我在外地不能回去。每逢接到家信,我总不敢马上拆看,我怕,怕,怕,怕有那不祥的消息。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有母亲的人,心里是安定的。我怕,怕,怕家信中带来不好的消息,告诉我已是失了根的花草。


去年一年,我在家信中找不到关于老母的起居情况。我疑虑,害怕。母亲的生日是在九月,我在八月半时写去祝寿的信,算计着会在寿日之前到达。信中嘱咐千万把寿日的详情写来,使我不再疑虑。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接到家信。我不敢拆读。就寝前,我拆开信,母亲已去世一年了!


生命是母亲给我的。我之所以能长大成人,是母亲的血汗灌养的。我之所以能成为一个不十分坏的人,是母亲感化的。我的性格,习惯,是母亲传给的。她一世未曾享过一天福,临死还吃的是粗粮。唉!还说什么呢?心痛!心痛!